签到
平台论坛首页 > 军师联盟-页游论坛 > 资讯列表 > 资讯详情

《军师联盟》张春华:糟糠之妻的最高境界

类别:新闻发表于 2017-12-05 18:37:42
最近,《军师联盟》热播,除了精彩的权力纷争,司马懿和张春华的夫妻情深也是个重头戏。

开篇第一场戏,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,张春华让华佗给她剖腹产,连阅人无数的华佗都对司马懿说:“世上女子,有夫人胆量者,少见。”

张春华是司马懿的结发夫人,她的儿子是司马师和司马昭。丈夫和儿子,离她最近的三个男人,奠定了晋朝最初的基业。
军师联盟
张春华绝对是一个女中豪杰。为救公公,她披上战甲劫囚车。为保住司马懿双腿已经痊愈的秘密,她挥刀杀了探子。为家人,两肋插刀。对丈夫,死心塌地。于是,她得到了司马懿的独宠。

很多女性观众感叹:自己还不如封建社会的家庭妇女,“娶妻当娶张春华”。甚至有人说,张春华做到了“人妻的最高境界”。

回看她的一生,从最初被宠爱,而后倾注一生为丈夫,到年老色衰失宠,让位于年轻美貌的夫人,最后在孤独中死去。拿得一手好牌,最后却活成了“糟糠之妻”。我很想说一句:女人啊,千万别学张春华!


01出身草莽,被称为“春小太岁”的张春华,是个典型的“刀子嘴,豆腐心”。嘴比谁都狠,心却比谁都软:一边数落丈夫,一边为她披荆斩棘;一边说要毒死情敌,一边担心她的安危。

生活里,这样的女人一点也不少见:坚韧强大,为了家庭,她毫不犹豫地放下工作;丈夫有难,她第一时刻冲到身旁。

可即便付出至此,她们的婚姻却往往并不幸福。生活把她们磨成了一把利剑,既保护了家人,又把他们伤的遍体鳞伤。

我就认识这样一个女人,年轻的时候,为了支持丈夫创业,辞掉了工作,和他开起了夫妻店。丈夫的性格内向,她却是个火爆脾气,他唱白脸,得罪人的事都是她做。可她也无所谓,从不介意别人对她这个“母老虎”说三道四。

两个人相濡以沫,共同进退,生意越做越大,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后来的故事,你一定也猜到了。丈夫开始对她的坏脾气不满意。

要说她的脾气真的有多不好,其实并没有,她只是在丈夫面前口无遮拦罢了。就像电视剧里的张春华,司马懿夸她比诸葛亮的妻子好看,她却来了一句“你是以貌取人吗,我也是会老的” 。柏灵筠帮郭照解围,司马懿想表达谢意,她却醋意大发地说:“你干脆沐浴更衣,以身相许”。

我问朋友,为什么不能在丈夫面前收敛一点?她霸气反驳:“夫妻之间,说话干嘛还那么累?更何况,我对他那么好,发点脾气怎么了?”我懂她的意思:我为你做了那么多,你怎么就不能容忍一下我的坏脾气。

可惜,感情从来不是论功行赏,更没有功过相抵。大风大浪里走出来的夫妻也抵不过日常琐碎的撕磨,不是不懂感激,而是不懂管理情绪和脾气,让相处变得不再容易。


03《军师联盟》里,张春华得司马懿独宠,曹丕下旨让柏灵筠入府,司马懿宁可辞官,还是果断地站在了妻子一边。

可很多观众都有感觉,柏灵筠的出现,让张春华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形象危机。柏灵筠是曹丕派来的眼线,在新政推行的大局面前,司马懿想用辞官来抗旨,根本不可能。可是,张春华还是用了绝食来反抗。

柏灵筠呢,知书达理、顾全大局,默默地守在司马懿身边,为他遮风挡雨。我想,不止我一个人觉得她和司马懿更相配吧。这就是性格带来的差距。

张春华和柏灵筠代表着最典型的两种女人:狐狸和刺猬。狐狸和刺猬生活在同样的世界,面对同样的难题,但她们处理问题的方法却很不同。

面对复杂多变的局势,狐狸有各种各样的方法守护自己想要的东西,她懂得在强者面前示弱,懂得在危急时刻用强。就像柏灵筠,为保护司马懿,和曹丕斗智斗勇。面对奸佞之臣,她又能搬出皇帝钦差这张王牌。相关阅读:学做现代狐狸精

可刺猬处理问题的方法只有一种,露出自己的刺。就像张春华,无论拯救家人,还是守护婚姻,强硬是她唯一的手段。这样的女人只会让自己的婚姻陷入重重危机。


04刺猬型女人往往不明白,今非昔比这个道理。人是会变的,无论一个人多爱你,他爱的程度、爱的方式、爱的能力都在改变。婚姻里,女人最大的退化恰恰是不懂如何面对男人的成长。

还拿那个陪着丈夫创业的朋友举例。过去,他是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,点头哈腰地跟客户吃饭套磁。可如今,他是一家千人企业的老板,你还像刺猬一样强势地让他陪在你身边,对你言听计从,可能吗?

女人在婚姻里会遭遇一种危险,那就是,男人不经意间会拿你和他遇见的女人对比。他或许不会因为这种差距而离开你,但这种感觉会一次次地在他心里堆积,直到有一天,他都不懂自己为什么想要离开你。

女人的成长不是为了男人,但成长本身会让你越来越有吸引力。《军师联盟》中张春华抗旨的那场戏里,张春华情真意切地描述了一段自己对婚姻的期望:“我要的是他的恩爱,并非宠爱。如若婚姻是要跪着曲意逢迎,含悲忍耻,还要笑着为他纳妾,那我宁可不要。”

而年迈的司马防却一语中的,“现在已经不是二十年前了,我如果保不住这个官,或许我们家所有人连性命都无法保证。”

张春华面对的根本不是一个小三的问题,而是一个男人在家国面前的身不由己。无论你多么想回去,他也不能再像过去一样沉浸在你一个人的情爱里。不是说感情不珍贵,而是爱一个人得懂他的不容易。

张春华这样的女人爱得真,爱得烈,却也爱得傻,爱得痴。她不懂,女人的好日子从来不是由爱的份量决定的,而是由爱的方式决定。